<wbr id="g6xst"><menu id="g6xst"></menu></wbr>
<strong id="g6xst"></strong>

      <rt id="g6xst"></rt>
      1. <rt id="g6xst"></rt>

        首頁 > 企翼精選

        光華教授:今年百姓增收更難,個稅卻增長最快,強烈建議調整 | 文化縱橫

        2021/9/16 9:26:05來源: 人民論壇
        核心提示:

        數據正在讀取中...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國內外形勢出現新的變化,多重因素疊加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產生深遠影響。進入2021年,隨著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階段,在復雜多變的內外部環境下,如何恢復經濟發展,并在中長期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對于我國在十四五時期乃至更長發展階段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下面結合2021年的經濟形勢進行分析。

         

        我國經濟得到持續改善,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正在逐步形成,新的比較優勢發揮作用

        從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20年宏觀經濟數據和2021年上半年數據來看,我國經濟得到持續改善,新的比較優勢凸顯,主要體現在以下方面。

         

        一方面,2020年我國經濟逐季改善,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唯一實現經濟正增長,經濟實力邁上新臺階。2020年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控制,我國經濟得以逐季改善,全年達到2.3個百分點的正增長,經濟增長水平逐步恢復常態。經濟實力邁上新臺階,2020年我國GDP總量超過百萬億,占世界的17%;人均GDP達到72447元,上升到世界第59位;工業增加值占世界比例超過30%。

         

        另一方面,2021年我國經濟持續改善,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在逐步形成。2021年公布的數據可知:

        一是從增長結構來看,2021年我國經濟增長持續改善,結構繼續優化。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532167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12.7%;兩年平均增長5.3%,比一季度加快0.3個百分點,經濟發展呈現穩中加固、穩中向好態勢。從增長結構來看,2021年上半年最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61.7%,拉動GDP增長7.84個百分點;資本形成總額對經濟增長貢獻率為19.2%,拉動GDP增長2.4個百分點;凈出口增長19.1%,拉動GDP增長2.4個百分點。

         

        二是從工業增加值來看,已經基本恢復到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前的經濟水平,工業企業利潤增長強勁。今年上半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5.9%,兩年平均增長7.0%,比一季度加快0.2個百分點;服務業增加值對經濟增長貢獻率達53%,比一季度提高2.1個百分點。

        三是從國內市場來看,內需強勁恢復。今年上半年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255900億元,同比增長12.6%,兩年平均增長4.4%;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211904億元,同比增長23.0%,兩年平均增長4.4%,比一季度加快0.2個百分點。

         

        四是從國際市場來看,貨物和服務進出口持續改善。今年上半年貨物進出口總額180651億元,同比增長27.1%。同時,從服務貿易來看,今年一季度,我國服務貿易進出口同比增長0.5%;其中服務出口增長22.8%;進口下降13.5%,服務貿易逆差下降74.7%。1—5月我國服務貿易進出口同比增長3.7%;出口增長20.1%,兩年平均增長8.3%;進口下降7.5%,兩年平均下降14.8%,逆差下降67.3%。

         

        十四五期間和未來我國的經濟增長面臨的挑戰

        2021年世界經濟處于恢復階段,世界銀行估算2021年全球GDP增長為4個百分點,雖然世界經濟仍在恢復的過程中,但是面臨的國際環境會更復雜。首先,疫情的防控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雖然我國很好地控制了疫情,但是國際上還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F在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確診病例總數不斷攀升,對國際經濟產生極大的不確定性,對我國的對外經濟存在極大的影響。其次,國外政策的不確定性對我國宏觀經濟產生沖擊。如美國的超規模刺激措施會帶來通貨膨脹,帶來美元的貶值,進而影響大宗商品的價格上漲,對我國人民幣的匯率和價格水平產生影響,從而造成我國經濟的不確定性。

        因此,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最關鍵的還是要靠我國國內市場。從現在的數據來看,我國投資、消費水平會進一步恢復,國際組織也預測我國2021年經濟增長會超過8%,但是從最近幾年的數據以及2021年的數據來看,十四五期間和未來我國的經濟增長還存在以下問題。

         

        一方面,2021年整體投資水平雖然有所恢復,但是持續下滑的趨勢沒有得到明顯改變。一是投資水平還有待進一步恢復。盡管2020年受疫情影響,我國投資水平仍達到增長2.9個百分點,但是和2019年增長5.4個百分點、2018年增長5.9個百分點相比,分別下降2.5個百分點和3個百分點。今年上半年投資增長12.6個百分點,兩年平均增長4.4個百分點,尚未達到疫情前的水平。

         

        二是民間投資水平增長不快。從民間投資來看,今年上半年民間投資同比增長15.4%,與2020年的民間投資水平相比僅上漲1個百分點,比2019年的4.7%2018年的8.7%下降了3.7個百分點和7.7個百分點。

        三是民間投資占比下降。如果進一步考察投資結構,民間資本的投資在整體投資中的占比是持續下降的,從2015年的64個百分點下降到202055.7個百分點,今年一季度也僅僅為57.3個百分點。

         

        另一方面,近年來一直支撐我國經濟平穩增長的消費水平持續下滑,而且下滑趨勢還沒有得到抑制。一是2021年消費雖然有所恢復,但是下滑趨勢沒有改善。2020年受到疫情的影響,消費同比下降3.9個百分點,與2019年的8%2018年的9%相比,下降近12個百分點和13個百分點。2021年上半年同比增長23%,兩年平均增速為4.4%;但是從單月來看,6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實際增長12.1%,兩年平均增長4.9%,比2019年的8個百分點,2018年的9個百分點都低。

         

        二是我國消費率和居民消費率相比國際同期水平,仍處于相對較低水平。從宏觀層面的消費率來看,2019年我國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但是我國宏觀層面的居民消費率還只有38.8個百分點,比美國同水平的60.5、日本的53.9和韓國的51.8都低;從微觀層面的居民消費率(人均消費占人均收入之比)來看,我國2019年的居民消費率為67.4%,低于美國同期的87%、日本的79.2%。2020年受到疫情影響,我國居民消費率下降到65.8%,今年上半年進一步下降到65%。特別值得關注的是,從2013年到2020年我國居民消費率從71%下降到65.8%,今年上半年下降到65%,城鎮居民的消費率是從69.85%下降到61.6%,今年上半年進一步下降到60.4%。

         

        三是我國消費存在結構性問題。首先,我國服務性消費存在不足,導致恩格爾系數上升。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我國服務消費下降,2020年人均服務型消費支出9037元,比上年下降8.6%,占居民人均消費支出的比重為42.6%。恩格爾系數在疫情后出現上升,2021年一季度上升到33.22%,其中城鎮32%,農村35.9%。其次,消費水平存在地區不平衡和城鄉差距。同時,城鎮居民的人均消費始終是農村居民的2倍以上。最后,雖然我國進出口旺盛,但是我國高端制造業供給還存在一定不足,較依賴進口。2020年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達到32.16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9%,創歷史新高。但是,我國核心技術產品還需依賴進口,2019年我國芯片自給率僅為30%左右,自給率不足。

         

        影響我國經濟增長內生動力的原因

        我國內需存在的問題和高端供給不足的問題造成了我國內生動力不足,除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外,還存在更深層次的問題,需要在未來的經濟發展中綜合考慮。

        第一,投資水平中民營經濟的投資增長速度不快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國際經濟的不確定性對今年的投資提出了挑戰。

        一是我國出現投資水平下滑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我國民營投資水平增長不快,而且民間資本在投資中的占比下降。今年上半年民間投資雖然同比增長15.4個百分點,但是和2019年同期比較是下降的。進一步考察民間資本的投資占比,今年上半年雖然有所增長,但是也僅為57.8%。民間投資動力不足仍然是我國固定資產投資下滑的重要因素。

        二是國際經濟的不確定性對今年的投資水平產生了不確定影響。隨著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今年開始的工業生產者出產價格和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上漲過快也對投資的增長產生了抑制作用。今年上半年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同比上漲5.1%,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同比上漲7.1%,6月份PPI同比上漲8.8%,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同比上漲13.1個百分點。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的上漲過快,對企業成本推升造成企業投資下降。

         

        第二,我國消費水平下降的根本原因是居民收入的問題。這包括收入占GDP比重不高、居民收入增長不快、居民收入結構存在問題以及收入不平等的問題。

        一是我國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不高,而且近幾年還出現了下降。決定居民消費水平的是居民收入水平,2020年我國GDP超過100萬億元,人均GDP達到72447元,但是我國GDP中居民的收入份額并不高,一直徘徊在40%—50%左右,2003年占比達47%左右,到2011年反而下降到41%,黨的十八大以來這個比重慢慢回升,到2015年達到44.6%。特別值得關注的是從2015年開始我國居民收入占GDP的份額不是上升,而是下降的趨勢,從2015年的44.6%,下降到2018年的43.4%,2019年的43.4%,2020年有所上升但是也僅為44.4%。這個占比和發達國家比較仍然存在巨大差異:例如美國2008年總量GDP14.39萬億美元,而可支配收入為10.64萬億美元,占比超過70%,事實上美國1990—2008年期間的收入占GDP的比率平均達到84%。

         

        二是我國居民收入增長存在問題。一方面,居民收入增長不快,特別是城鎮居民收入增長不快。從最近幾年來看:2019年我國居民實際收入增長5.8%,沒有達到GDP增長6.1%的速度;2020年我國居民實際收入增長2.1個百分點,低于2020年實際GDP的增長速度;2021年第一季度居民收入增長13.7%,低于GDP的增長,如果按照兩年平均計算,兩年平均實際增長4.5%,也低于GDP增長。特別是城鎮居民的可支配收入2021年一季度增長12.3%,低于GDP增長1.5個百分點,今年上半年居民收入增長12個百分點,也低于GDP的增長。另一方面,工資性收入增長不快是居民收入,特別是城鎮居民收入增長不快的重要原因。我國居民收入結構中工資性收入一直占重要部分,2019年占比56%,但是居民工資性收入的增長速度要低于居民收入和名義GDP的增長速度。在2019年名義GDP增長10%左右,名義收入增長8.9%,而工資增長8.6%。2020年,城鎮居民工資收入占比達到60%。城鎮居民工資性收入的增長速度比居民收入和名義GDP的增長要低。在2019年名義GDP增長7.8%左右,名義收入增長8.9%,而城鎮工資增長7.5%,這也是近幾年城鎮居民收入增長不快的根本原因。今年上半年我國居民收入增長中工資收入增長12.41%,低于居民收入增長速度,特別是城鎮居民工資收入增長10%,比居民收入增長更低。

         

        三是我國居民收入存在結構性問題,我國居民的收入結構中財產性收入占比不高,特別是農村居民財產性收入占比更低。在我國居民收入結構中,財產性收入占比一直不高,2019年居民財產性收入增長10.1個百分點,比2018年下降12.9%,財產性收入占比有所上升,也只有8.5個百分點。進一步分析,在農村居民財產性收入占比僅僅是2.3%,2020年有所提高,也僅為2.4%左右,2021年上半年也只有2.88個百分點。與歐美的20%相比還有很大的距離。這就直接導致我國居民收入增長不快,不能實現居民收入增長與GDP同步。

         

        四是收入分配不平等在近幾年出現加劇,衡量收入分配不平等的GINI系數,從2003年的0.479上升到20090.490,之后從2009年開始下降,到2015年下降到0.462,但是近幾年又開始上升,2018年上升到0.474。近幾年的居民收入數據中,中位數收入增長低于居民收入增長的平均水平,這不僅不利于中低收入群體的擴大,也不利于消費的持續擴大。2020年居民中位數收入增長3.8個百分點,低于居民平均增長4.7個百分點。在今年上半年的居民收入數據中,中位數的收入增長11.6%,低于居民收入的平均增長速度。

         

        第三,我國產業結構中第二產業,特別是制造業下降過快。2012年至2020年,第二產業國內生產總值占比從45.4%下降至37.8%,就業人口比例從30%下降到28%,已經呈現出較為明顯的去工業化的跡象。一方面,我國去工業化顯得過早。國際經驗表明,發達國家開始去工業化時,其人均收入已經達到1萬美元左右(按1990年價格計算),而2012年我國已進入去工業化時人均GDP折合僅6100美元。另一方面,我國去工業化顯得過快。近年來第二產業在GDP占比平均每年下降近1個百分點,對比美國近四十年的去工業化進程,平均每年下降不超過0.5%,我國去工業化下降較快。2021年一季度進一步下降到37.15%,今年上半年有所增長38.9%,而我國第三產業和第二產業的勞動生產率之比在0.8左右(2018年是0.76)。

         

        針對我國經濟增長出現的內生動力不足的問題,我國經濟需要采取的對策建議

        第一,保持經濟增長在合理區間,保持研究與試驗發展(R&D)的持續增長,提升全要素生產率很重要。

        一是十四五期間以及到2035年期間經濟增長要保持在合適區間。2020年我國人均GDP72447元,約合1.05萬美元,是美國的17%左右,總量GDP是美國的70%。如果按照較低水平的現代化,2035年人均GDP是美國25%,每年增長要比美國快2.4個百分點;如果按照高水平的現代化,2035年人均達到美國的37%,每年增長要比美國快5.2個百分點,這樣2035年達到美國的1.5倍。因此經濟增長非常重要。

         

        二是持續保持R&D的持續增長,提升全要素生產率。要貫徹五大發展理念,把創新作為經濟增長的第一動力。加大基礎科研的支持力度,我國的基礎科研水平占比一直不高,只有不斷加強基礎科研的投入,才能在卡脖子的關鍵技術上取得突破。加快提升企業技術創新能力,支持戰略性產業發展,支持加大設備更新和技改投入,推進傳統制造業優化升級。打造一批有國際競爭力的先進制造業集群,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更多依靠市場機制和現代科技創新推動服務業發展,推動生產性服務業向專業化和價值鏈高端延伸,推動生活性服務業向高品質和多樣化升級。要營造良好創新環境,鼓勵政府、企業和高等學校持續增加研發投入。

         

        三是保持第二產業特別是制造業的合理規模。隨著國內經濟發展,產業結構持續調整,雖然第二產業占比不斷下降仍是未來趨勢,但要注重保持第二產業特別是制造業合理規模,穩步推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發揮我國產業結構的優勢,不斷挖掘我國產業結構的潛力。一方面,發揮我國產業結構完整的優勢,加快制造業優化升級;另一方面,提升我國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近年來,我國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一直低于我國第二產業的勞動生產率,在我國第三產業占比越來越大的趨勢下,提升我國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是未來產業結構調整的根本任務。

         

        四是發揮我國已有的5G、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優勢,大力發展數字經濟產業,不僅可以解決疫情常態化下經濟恢復的問題,而且可以很好地推進我國產業轉型升級。5G、人工智能新一代的信息技術是促進我國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的重要抓手。利用新一代的信息技術可以解決勞動力市場的結構性問題,包括供給和需求的問題,同時可以使勞動者的工作方式更加靈活。促進5G、人工智能新一代的信息技術發展,可以吸引廣大的民營企業參與,解決我國民間投資增長不快的問題。

         

        第二,強化居民收入增長,提高居民收入占GDP比重,從而根本解決我國消費增長問題。一是強化居民收入增長指標。黨的十八大提出努力實現居民收入增長和經濟發展同步,但是這一任務的真正實現也不是很容易的。從最近幾年的數據來看,居民收入特別是城鎮居民收入的增長一直比GDP的增長速度低。

         

        二是從國家層面提出居民收入的倍增計劃。發達國家在其發展過程中不僅提出了收入增長計劃,還提出了收入增長要比GDP增長快,甚至是GDP兩倍的收入倍增計劃。如美國在1990年到2008年期間,GDP增長了2.8%,居民收入增長達到5.35%,收入增長基本達到GDP的兩倍。

         

        三是改善居民的收入結構,提升財產性收入增長和占比,是解決我國居民收入增長的長效機制。這就需要我國建立完善的資本市場,保證居民能夠通過資本市場增加財產性收入。大力鼓勵財富管理行業的發展,合理引導居民配置財富資產。隨著我國居民收入的增加,居民對于財富管理的需求日益增長,但是我國財富管理遠遠沒有達到居民的需求。進一步加快農村土地制度改革,讓農民通過農用地、宅基地以及各類農產品的流動獲得收入。

         

        第三,財政政策完善稅收體系,大力落實減稅措施,完善社會保障體系,加強公共服務均等化建設。一是財政政策方面要進一步加大減稅降費力度,保持赤字率的合適規模,同時保持地方政府專項債的規模來解決地方政府財力不足的問題,減輕地方政府財政壓力。一方面,需要加大減稅降費力度與政策落實。在今年上半年的數據中,我國財政收入117116億元,同比增長21.8%,其中稅收收入100461億元,同比增長22.5%,遠高于GDP的增長,也高于工業增加值的增長。因此,需要進一步加大降稅降費的力度。另一方面,要保證地方政府財力,加大地方政府專項債規模,減輕地方政府財政壓力。

         

        二是完善稅收體系,落實減稅措施是保證我國居民收入的重要手段。大力降低企業相關稅收,提高企業利潤,從而提升居民工資性收入。在今年上半年財政數據中,企業所得稅27515億元,同比增長17.7%,增值稅35240億元,同比增長22.5%,因此還需要進一步加大企業的減稅力度。改革個人所得稅是改善當前居民收入增長不快的重要措施。今年上半年個人所得稅7222億元,同比增長24.9%,是所有稅收中增長最快的,但我國個人所得稅的層級較多,最高稅率達到45%,建議進行調整。

         

        三是加大衛生健康、城鄉社區建設、社會保障和就業領域的支出。2020年政府在衛生健康領域、社會保障和就業領域投入增長分別是15.2%10.9%,明顯高于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增長,但是在城鄉社區支出中同比下降20%。2020年社區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應繼續加大城鄉社區的建設投入。

         

        四是完善醫療體系,促進相關產業包括健康產業升級,加大醫療基礎設施投資,完善多層級醫療基礎設施建設。建設從中央到省、市、縣、鄉(鎮)、村(社區)完整的醫療基礎設施,可通過市場機制吸引民間資本投入,解決投資增長緩慢的問題。2020年,中國基礎設施投資增長僅有0.9%,如果增加醫療基礎設施建設,可以顯劇拉動投資增長。

         

        第四,貨幣政策要關注新技術對就業和收入分配的影響。新技術、人工智能的采用對經濟增長有幫助,但是要關注新技術對就業的影響。人工智能的引入會影響傳統經濟學的規律,如按照傳統的奧肯法則,關注就業和關注經濟增長是一致的,但是人工智能的引入會改變這個規則,因此未來貨幣政策的目標要更加關注失業。否則,一方面會影響收入分配,另一方面會影響人民生活更加美好,人的全面發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2035年遠景目標之一,也會影響新發展格局的形成。

         

        第五,進一步改善營商環境,補全我國營商環境地區差異短板。我國營商環境持續得到改善,在世界銀行發布的《全球營商環境報告2020》中,我國營商環境排名第31位,與2019年相比有明顯提升,但是我國GDP的總量排名,與我國的外國直接投資FDI、對外直接投資ODI在世界的排名還不相適應,仍有提升的空間。同時,我國營商環境的地區差異還很大,根據21世紀研究院的報告,我國營商環境排名較前的深圳、上海、北京和廣州是排名較低地區評分的2倍多。因此,持續改善營商環境仍然是提升投資水平的重要手段。

         

        第六,要充分認識對外開放的重要性,持續擴大開放,探討更加積極、多元化的國際化戰略。一方面,構建更高水平的開放格局。經過改革開放以來40多年的不斷發展,我國經濟已逐漸嵌入國際產業鏈分工體系中,進出口對經濟增長有一定影響,為我國經濟帶來市場的同時也對我國技術進步產生影響。中國對外企業涉及約2億人的就業,約相當于勞動力總數的三分之一。雖然近年來全球經濟增長放緩與貿易保護主義疊加,但是要堅持更加積極的開放戰略,拓展多元化的國際市場。要逐步擺脫對傳統國際循環模式的依賴,緊抓一帶一路倡議發展機遇,通過與沿線國家或地區的深入合作,共同建設貿易往來、產業協作和共同發展的平臺,有助于形成更加均衡和多元化的國際循環體系。另一方面,加快自貿區和貿易港建設。加快自由貿易試驗區和自由貿易港建設是聯系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要平臺,推進上海、廣東、天津等自由貿易試驗區與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建設和發展,有助于加速形成新型的國際循環。

         

        第七,在新發展格局中要更加關注系統性風險。一是資本市場要持續強化宏觀審慎管理,出臺相應資本控制措施來應對國際資本流動所產生的市場波動。二是國際政策的不確定性造成匯率波動,匯率波動對經濟造成影響,2020年人民幣匯率升值6.47%,今年匯率已經升值2.4%,建議出臺資本控制措施來防范熱錢的流動。三是金融市場要切實落實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成果,防范國際金融風險擴散到我國,同時防范國內金融風險。四是要防范政府債務風險。近年來,政府財政支出中債務利息支出占比不斷加大,對地方財政產生壓力。今年上半年債務付息支出4008億元,同比增長14.5%,高于全國一般性公共預算支出(4.5%),遠高于其他類型的財政支出,利息占支出4.24個百分點,而且這個占比在近幾年呈現上升趨勢。

        數據正在讀取中...

        數據正在讀取中...

        數據正在讀取中...

        色视频欧美一区二区三区

        <wbr id="g6xst"><menu id="g6xst"></menu></wbr>
        <strong id="g6xst"></strong>

          <rt id="g6xst"></rt>
          1. <rt id="g6xst"></rt>